90%是乙、10%腐
目前是這樣的:es/A3/刀亂/文豪煉金術士

已經成了千秋推/月岡紬/小林多喜二大愛!

腐向吃小單車的山坂和荒坂,刀亂鶴17也吃一點

小單車和刀亂已經淡坑不產文了,對於催更一律不回

【ちああん】喜歡,最喜歡了

 

 

1.

 

今天的天氣很晴朗,顏色是澄澈的水藍色,剛曬好布料的杏回來,突然改了個方向,往體育館走去。

 

 

往體育館裡探去,球鞋和地板摩擦的聲音傳入耳裡,杏靜靜地凝視著,感到有些納悶的垂下眼,然後轉身安靜的離開現場。

 

 

守澤千秋不在。

 

 

該不會又生病了?

 

 

杏記得昨天的下午下了非常大的雨,那雨勢又快又急,雨一停止,外面是一灘又一灘的積水,走路也要非常的小心。

 

 

走到一半,杏的腳步停下來了,小忍站在她面前似乎有話要說。

 

 

「照顧隊長殿的事情就拜託杏大人了,衣更殿最近忙到常常找不到他,照顧隊長殿的事情就拜託了。」

 

 

守澤千秋再一次的感冒了,而且是在練習的時候突然暈過去了。

 

 

仙石忍還告訴她昨天守澤千秋在下雨天時去操場上跑步,感覺是跟某些人打賭輸了,全程杏只有點頭的聽著。

 

 

「隊長殿,我把杏大人帶來了。」仙石忍推開保健室的門,發現到守澤千秋不在病床上,杏看到一旁的窗簾後面藏不住的一雙腳。

 

 

「有人說過英雄是絕對不會落跑的。」

 

 

「沒有那回事!英雄也是需要隱藏的!從正面襲擊敵人也會有失誤的時候,所以要學會隱藏在暗處再去突襲!」守澤千秋從窗簾後面蹦出來,擺出了流星隊的隊長出場的架勢。

 

 

沒過多久,守澤千秋往前一倒,癱軟在病床上。

 

 

「隊長殿!」

 

 

「黃色流星,不用擔心我,去好好完成你的練習吧!這裡交給小杏就好。」

 

 

「我知道了,隊長殿的身體一定要趕快好起來啊!」

 

 

仙石忍離開之後,保健室變得安靜下來了,原本是吵吵鬧鬧的守澤千秋在這時也意外的安靜,安靜到杏感覺有點不自在了起來。

 

 

「守澤前輩,昨天在淋雨的操場上跑步了?」杏的聲音變得很低。

 

 

「被小杏發現了啊,哈哈哈哈哈,果然讓妳擔心了,不過妳放心!守澤千秋很快就可以振作起來的!讓後輩擔心的我不是個好前輩啊。」

 

 

杏沉默地望著守澤千秋,守澤千秋感覺出她的樣子很緊張,又再次地說。

 

 

「如果有像妳這麼可愛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的,我很羨慕羽風他呢,有小杏這麼可愛的女朋友每天做便當和送毛巾。」

 

 

「守澤前輩真的都看到了?」杏難受的睜大眼,聲音壓得更低,像是在努力地去壓抑著什麼。

 

 

「我大概都明白了,希望小杏以後能開心地笑著,只要小杏開心的話我也會很開心的……怎麼了,為什麼突然哭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杏拼命的搖首,開始胡亂用手臂揉掉爬滿整張臉的淚水,接著從椅子上猛地站起來,頭也不回地跑出了保健室外頭。

 

 

2.

 

 

「羽風!」

 

 

「喔呀,這不是守澤親嗎?病這麼快就養好了?」

 

 

「羽風,你怎麼可以把小杏弄哭了,你對她做了什麼,小杏昨天從我面前哭著跑掉了,這肯定是羽風做了什麼不對的事情!羽風,你也是個男子漢,讓女孩子哭泣是不對的!莫非,你對小杏說了什麼不該說的……!」

 

 

「好了,停停停,就此打住,守澤親你說的話我一句也聽不懂!」羽風薰一臉莫名其妙地看著突然生氣的守澤千秋。

 

 

「你真的沒對小杏做什麼,是不是拒絕了她?」

 

 

「你最近到底看了什麼東西,你怎麼會覺得小杏喜歡的人是我?」羽風薰反問守澤千秋一句,還真的把他給問到說不出任何話。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啊。」守澤千秋抓了抓頭髮,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怎麼會說這樣的話,包括上次杏抱住仙石忍的時候,他就緊張地認為他們可能已經談戀愛了。

 

 

羽風薰聳了聳肩,起身,準備離開守澤千秋的面前了。

 

 

在走前,羽風薰丟下一句話。

 

 

「如果連你都不明白自己的心就別來問其他人了, 接下來的話聽聽就好,聽過就算了,如果小杏真的喜歡我,她就不會替我以外的其他男人準備便當了。」

 

 

3.

 

 

守澤千秋在練習後,或者是上課完後, 就是跑去尋找杏, 很不湊巧,不管是轉角還是樓梯口,或者是隔著一扇窗戶,他和杏都會完美的錯過對方。

 

 

「明星,是明星吧,如果看到小杏的話,跟她說我在找她吧。」守澤千秋找到了2A這,還是沒有看見她的身影,他想都沒想過在男校裡找到一個女孩子居然是件這麼困難的事情。

 

 

「真是太過分,小千前輩不僅騷擾我,還要騷擾到製作人身上,簡直不可原諒,我不會告訴小千前輩小杏在哪裡,就算給我錢我還是不會講。」得到的卻是這樣的回應。

 

 

守澤千秋只好滿臉無奈地回到自己原來的班上了,連下午本來說過會華麗解決掉的數學課都變得無精打采地去上了。

 

 

他似乎誤會了什麼,不,是真的完全誤會了。

 

 

「抱歉,我果然還是……」

 

 

「放學後小杏會在練習室那裏,有黑板的練習室,這棟樓的三樓,樓梯旁邊的那間,她說過沒有縫好流星隊的組合服裝之前是絕對不會回家的,守澤你要好好去感謝那傢伙。」瀨名泉突然踢了一下守澤千秋的椅子。

 

 

守澤千秋突然想到了什麼,準備要站起來,被身旁坐著的羽風薰用手用力地壓下來。

 

 

「等下課再去啦。」

 

 

4.

 

 

推開了瀨名泉口中所說的那間教室,守澤千秋第一個舉動不是馬上去找杏,他看著前方,黑板上貼著的是滿滿的便條紙,往前走近一看,便條紙上寫滿的那些平常她無法說出口的話語。

 

『看到守澤前輩也會想著自己一定要跟他一樣,是充滿活力的,fighting!』第一張紙條上面寫著的話,還有在旁邊標明著日期,那是從杏到夢之咲不久時寫的。

 

 

『原來被守澤前輩抱住的時候是那麼的開心,我果然是個笨蛋吧。』

 

 

『守澤前輩又生病了,要想想看煮什麼他才會好起來。』

 

 

『如果守澤前輩畢業的話,會覺得這個喧囂熱鬧的夏天好像少了暑假,變得寂寞也沒有意義。』

 

 

『我好希望,時光可以靜止在這一刻,時間不要流動,就讓我這麼看著千秋前輩就好,看著他打球的樣子。』

 

 

『我喜歡千秋前輩,最喜歡了。』

 

 

總算把所有紙條都看完了,守澤千秋的目光來到在一旁靠著牆熟睡的杏身上,他走到她身旁,蹲下了身看著她。

 

 

「對不起,沒發現到,一直都沒有發現到妳的心意,真的很抱歉……」守澤千秋伸出手,想去觸碰杏,沒多久又慢慢放下。

 

 

回答他的只有杏小小的鼾聲。

 

 

「小杏我啊……」

 

 

「還有衣服沒做好……守澤前輩?!」杏突然講了這麼一句,在睜開眼看到離她的臉很近的守澤千秋,突然嚇得往旁退離開他好幾步。

 

 

「看起來很疲倦啊,哈哈哈哈哈,不過現在不是笑著的時候,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

 

 

「那些紙條的內容就忘記吧,我要把它們拿去碎紙機全部碎光了,守澤前輩當作沒看到就好。」杏的聲音像是快哭出來一樣。

 

 

守澤千秋快速到她面前擋住她的路,把她的肩膀給握住,沒有去抱她。

 

 

「為什麼要逃跑?」

 

 

「守澤前輩,可以放開我了嗎?我不會真的跑走,可是你現在的舉動會讓我誤會喔。」

 

 

「小杏,雖然自己一個人獨佔妳是不對的,也一直沒有去面對自己真實的想法,可是喜歡我真的讓妳感覺那麼痛苦嗎?」

 

 

杏無語的在他面前垂下首,瀏海遮住了她的雙眼。

 

 

「小杏,不要不說話。」

 

 

「守澤前輩才是莫名其妙的,做些讓我會誤會的舉動,一直讓我抱著期待,明明我不是守澤前輩的女朋友!我也知道製作人不能喜歡上偶像的,因為守澤前輩是大家的英雄,我是大家的製作人,不能過分的偏心於誰……我會努力的不要那麼在意,對不起……」杏拼命的搖著首,她自己也完全不明白自己要表達什麼了。

 

 

「小杏,我很喜歡小杏,不是偶像對製作人,也不是前輩對後輩,是喜歡女朋友的那種喜歡哦!」

 

 

「欸?」

 

 

千秋放開了握住她肩膀的手轉而把她抱在懷裡,將下巴靠在她的額頭上。

 

 

杏一動也不動的被守澤千秋抱著,鼻子裡都是屬於他身上的味道,耳朵還可以隱約聽到他胸膛中的心跳聲,臉頰上的溫度正在急速的上升。

 

 

今天午後的天氣特別的好,夕陽餘暉透過了窗戶灑在地板上、貼滿字條的黑板上,以及擁抱著杏的千秋身上。

 

 

不知道擁抱了多久,千秋把杏放開,發現杏整個人呈現著一種當機的狀態,他捧起杏的臉察看著。

 

 

「臉好紅啊,小杏中暑了嗎?」

 

 

「沒事,我沒事,可是守、千秋前輩。」杏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好確認這不是作夢後,她才踮起腳尖,雙手捧住守澤千秋的臉頰,帶著試探和不確定把臉靠近了他的臉——

 

 

「喀。」由於兩位當事人都太緊張的緣故,第一次的接吻就變成了是牙齒和牙齒的碰撞了。


【Leo杏】宇宙人和幽灵小姐

※舊文,以前的一則腦洞,Leo杏未來設定






充满消毒水味道的空间,色彩单调死板的白色墙壁,还有室内那些简单有条理的单调摆设,月永Leo似乎不是很开心的在床上滚来滚去的。


 

「好无聊噢噢噢!这里不能画乐谱,连在墙壁上画画涂鸦都不行,这跟死亡有什么两样!」


 

Leo不开心了,心里有小脾气了,他坐起身来,双脚往旁一摆,然后下了床穿好了鞋子,往外走出去。


 

过没多久,有人来探视Leo了,而且是四个人,他们跟Leo的关系是朋友,也是永远的伙伴,虽然大家毕业后没有一起组团,而是个自开始奋斗自己的梦想,但是他们不会忘记彼此,他们的羁绊很深。


 

「呼……体力还是没有好转呢,走到医院这里真累啊,还有那张病床看起来好舒服,想躺上去睡一觉。」


 

「国王不见了呢,小泉。」


 

「对,Leader还是个病人,濑名前辈我们去外面找他吧。」


 

被叫「小泉」或「濑名前辈」的男子只是摇摇首。


 

「等等再去外面找了,不过……国王大人还记得我们就好了,头脑没有撞坏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让他保持这样也好。」


 

其他人同时沉默了,臉上還帶著悲悽。


 

对,国王大人还记得他们,但是醒来时的表情却没有像之前一样悲伤和痛苦了,对国王大人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Leo最后被医护人员还有他的伙伴们给「扛」回来了。


 

「セナ、リッツ和ナル还有……スオ!哇哈哈哈哈哈哈你们都来看我了!」Leo从床上蹦跳下来,高兴的去拍了一下所有人的肩,或者是勾肩和抱抱。


 

「还可以叫出我们的名字真是太好了。」


 

「セナ我一直都记得你噢!爱你噢!」Leo蹦蹦跳跳的跑去抱住那個人。


 

過了好一陣子,Leo的同伴們都各自散了,回去了,留下Leo一個人。


 

不……應該不算是一個人。


 

Leo往前小跑加跳的到她身旁,她感覺到Leo的腳步聲,原本是看著窗外的臉轉回來。


 

「妳是誰,也是住在這裡的嗎?」


 

「我?」那個女孩眨了眨漂亮的眼睛,用手把自己棕色的髮鬢別在耳後。


 

「等等,別說出答案,讓我來猜!」


 

「好……」


 

「妳是……某個人的同學吧?或是已經畢業的大學生?還是護士?或是……我妹妹的朋友?還是,外星人?」


 

「都不是。」女孩搖搖首,「說出來你會嚇一跳。」


 

「哇!妳好有趣!那麼妳是從哪裡來的?」Leo開心的用拳頭擊掌。「答案我自己慢慢猜,來,我們去附近走走吧!」


 

Leo牽住她的手,帶著她走向病房外,在走到一半,一個迎面走來的護士經過Leo,直直的「穿過」女孩,若無其事的走過去。


 

走到了某個外面,Leo像是想到什麼,才恍然大悟了。


 

「啊,我知道了,妳其實是幽靈吧!剛才護士穿過妳,把妳當成空氣,但是只有我看得見妳,妳是幽靈對吧!」


 

「如果是的話你會怕嗎?」女孩偏首,有些惡作劇的說著。「可是一般人遇到幽靈都會害怕哦。」


 

「不怕不怕,因為我啊可是宇宙人呢!」


 

是啊,月永Leo就是個那麼特別的人,跟一般人可是不一樣的。


 


 

「妳有名字嗎?有任何家人嗎?對了對了,妳有同學嗎?說不定我認識他們哦!」


 

「名字是秘密,我有家人,也有同學,那些同學你一定知道他們的。」


 

「讓我想想……不要提示我,我要自己想辦法想出來妳是誰。」


 

Leo感覺自己在哪見過她,但是又想不起她的名字。


 

可是跟她說話時,他會感到快樂。


 

「該怎麼稱呼妳呢,叫妳幽靈小姐吧!」


 

然後Leo被女孩掐了一下肩膀,女孩似乎有點小生氣,Leo只好對她扮扮鬼臉,女孩才笑了出來。


 

那時候開始,他稱呼她的方式為「幽靈小姐」,而且是只有他可以看見,別人可看不見呢!


 


 

「幽靈小姐妳在哪裡?」


 

「就在窗戶旁邊哦。」


 

「在做什麼~?」


 

「什麼都沒做哦。」


 

Leo和幽靈小姐,就在那有一聊沒一聊的談起天,從家庭聊到了外太空,從外星人聊到了受精卵。


 

講到有時,Leo還會逗逗她,惹她生氣一下。


 

路過的護士看到了他們,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都怪你,被當成奇怪的人了。」


 

「好啦好啦,都是我的不對,笑一個嗎。」


 

Leo繼續開心的笑著,但是幽靈小姐卻露出了傷心的表情了。


 

看著她,Leo有種說不出來的安心感,為了緩和有些僵掉的氣氛,Leo說出了一句話。


 

「謝謝妳,我不寂寞了,為了報答妳,我決定將自己的人生全獻給妳。」


 

幽靈小姐突然瞪大眼,看著Leo好幾秒,眼淚就這麼撲簌簌的從眼眶泛出,她推開Leo的胸口,Leo身子被推的往后踉跄一小步,他不可思議的看著幽靈小姐從他面前跑開,穿過了他夥伴的身體,朝走廊上奔去了。


 

「等等,幽靈小姐,回來!」


 

Leo衝了上去,跟他的夥伴撞得正著。


 

「セナ,你不要突然在半路出現啦!」


 

「國王你要去哪裡,剛才在外面就聽到你在病房裡大吼大叫了。」


 

泉抓住Leo的肩膀。


 

「一旁去,我要找幽靈小姐——」


 

Leo只感覺到眼前一黑,他往后一倒,惊恐的泉赶紧把他接好扶到病床那,接着按下病房里的紧急铃。


 


 

「谢谢妳,XX,如果不是妳的话我可能无法完成了,我啊,想将我所有的青春都献给妳。」


 

Leo对那个女孩这么说著,说出了像是誓言一样的话。


 

女孩害羞的抬起了头,在抬起头,Leo要看到她的样子时,他突然睁开眼,看见的是一片白花花的天花版。


 

「不能在这么干净的墙壁画出自己灵感,跟死了有什么两样。」


 

「你给我安分一点,现在你可是病人,乖乖养好头上的伤就可以出院了,没有看过哪个病人受伤还像你这样跑来跑去的。」


 

「呜啊!セナ你是我爸爸吗!爸爸你好!」


 

「什么……哎,真是超烦的,我到底是来这里干嘛的啊?」


 

泉有些困扰的叹了口气,把一盒削完皮去了籽切成好几块的水果放在病床旁的柜子上。


 

「不要給我添麻煩就好。」


 

醫生剛好進來了,進來的時候Leo的家人也來了,Leo看見妹妹的時候很高興,但是看到家人的時候卻是一臉冷漠,泉感覺到尷尬的時候,醫生跟Leo的爸媽說去外面談個幾句,這尷尬的氣氛才慢慢好轉。


 

而妹妹只是拉著Leo的手又是哭又是笑的說了好多事情,還說了以前小時候兩兄妹的相處事情,還帶了照片來。


 

說到某個點,妹妹打住,也不打算繼續說下去了,而Leo聽到了打住的那句話。


 

「對了,哥哥的高中母校,轉來了一個學姐……」


 


 

幽靈小姐再次的出現在Leo面前了,理由是Leo不吃飯,他在和她鬧脾氣。


 

「沒食慾,也沒有靈感。」


 

「在跟我闹脾气吗?」


 

幽靈小姐光著一雙腳,坐在病床的床沿晃著那雙腳。


 

「看到妳好像又有靈感了,但是在我的靈感出現之前,我想知道妳的名字和身份。」


 

「告訴你的話你會變得不幸哦。」幽靈小姐偏首朝Leo一笑。


 

幽靈小姐的話讓Leo更加的好奇,他也發觉到自己的記憶有一段是一個很大的空白,高中的記憶,在他出了意外后,他找回了19/24的记忆,其中的5%是空白,但是他却还记得跟谁一起在哪个地方度过,但是那些仿佛就像是断片一样,琐碎又没有任何的连贯性,完全衔接不起来。


 

「如果我找出答案的话奖励是什么?」


 

幽灵小姐笑而不语。


 

Leo更期待了。


 


 

过了一个礼拜,Leo花了好多时间去思考,在脑中开始设想著各种可能性,泉给他的笔记本上写满了时间线还有他在过去的时间发生的一些小事件。


 

有些事件,例如高中时代live的成功需要一个媒介,还有【DDD】的革命成功也是那个媒介所导致的,就设她为xx。


 

一路做了笔记下来,Leo终于得出了最后的答案。


 

「哈哈哈,我果然是天才啊!」他开心的在床上打起滚,丝毫不在意头上的纱布会不会被他的动作弄到松脱。


 


 

「我得到答案了。」


 

Leo双脚盘坐在病床上看著坐在椅子那的幽灵小姐。


 

「什么答案。」


 

「有个女孩,叫她xx好了,是梦之咲的制作人对吧,【DDD】是xx带领着Ts的成员去打败皇帝,动摇了学生会,然后,成了大家的制作人。在那年,我回来学校了,第一次见到她,那时我才惊讶的发现,真的有一见钟情这样的事呢,看到xx啊,我脑中会浮现出很多很多的灵感,看到她会很高兴,想惹她生气但是又想看她笑的样子。」


 

「然后呢……?」幽灵小姐的语气开始动摇了。


 

「在我毕业之后,我和她告白了,她似乎也非常的喜欢我,我和她是两情相悦。她也毕业了,我们在一起交往了四年,虽然中间的过程她无法忍受我的坏习惯,跟我大吵了好几次,每次都是我吵赢,但是每次還是我先和她道歉,也明白了经营感情很辛苦,但是她让我知道我是被需要的……。对了对了,在那时,我还有个贪心的愿望,就是跟她永远在一起,连求婚的台词我都想好了。」


 

Leo比手划脚的说著,似乎很乐在其中,他想到的都是快乐的回忆,但是讲著讲著,他话锋一转,讲到了靠近了这个时间点的那段空白时间线。


 

「这个贪心的愿望无法实现,因为她生病了,被发现时,已经很晚了,在最后的最后,她是在我的怀抱中去世的,我还没跟她求婚呢,她突然就这样走了,走得让我措手不及啊……」


 

「够了!别说了你这个笨蛋!」


 

幽灵小姐喝斥了Leo,用力的打断他的话。


 

Leo看到她在哭,哭的一抽一涕的,同时他也感觉到自己的眼眶似乎热热的。


 

「可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逃避,拖著破剑逃走了,不是吗?」Leo笑了出来,眼泪还在流个不停,「小杏。」


 

杏眼泪掉得更凶了,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Leo的面前。


 

「我将5年的青春,全部献给妳。」


 

她突然伸出手抱住Leo,Leo也回拥著她。


 

「不要想起我就不会这样了,不是嗎?」


 

「可是能够再见到小杏一面,這樣就夠了。」


 

Leo感覺到杏的身體在變透明,然而他只是更加用力的抱緊,直到,她完全消失了,Leo才慢慢的把手放下。


 

「我愛妳。」Leo說,可是沒人回應他了。


 


 

Leo醒來了,腦袋有點暈暈的,他坐起了身,看到了一旁櫃子上放著的筆記本和筆。


 

他伸手拿起一旁的筆記本,翻開到了其中一頁,上面的時間線剛好是他和杏交往的那個時間點,下方寫上了一行歪歪斜斜的字。


 

「我也愛你。」





Fin


自我滿足zzzz!

【翠杏】高峯翠的憂鬱(上)

*有點千杏因素在,主翠杏,劇情的時間線在返禮祭前

*翠的第一視角

 

 

「現在讓我們翻到這一頁。」佐賀美老師的聲音從台上傳來。

 

 

無聊又多災多難的一天又要開始了,越逼近那個時期,心裡就像是有什麼沉甸甸地壓在那裏,彷彿是要奪去我所有的靈魂,越是逼近,就越想要逃跑,明明我沒有資格去得到誰的喜愛,明明只是個報錯科的傢伙,到現在還繼續留在夢之咲,任誰看到我這樣的消極模樣都會討厭吧。

 

 

算了,讓我自己待在安靜的地方就好,不想再引起誰的注目了,也不想長這麼高,不想被那麼多人像看動物園裡的動物那樣地看著,這樣的感覺使我感到相當無奈又不耐煩。

 

 

這樣的日子還有三年,如果扣掉這一年,就要升上二年級了,學長們也要畢業了,然後流星隊又有新的成員即將進來了,明明剛進來偶像科覺得那事情離我還很遙遠。

 

 

「下午有歡送會。」明星前輩在這節課的下課就來跟我說了。

 

 

我討厭吵吵鬧鬧的地方,連歡送會也是,聽起來就很熱鬧,那樣的地方跟我這種朋友很少的人一點關係也沒有。

 

 

一點也不明白為何守澤學長會那麼積極的找上我,還很積極地讓我去當防守,說什麼我很高大看起來很厲害的這些蠢話。

 

 

「高峯君,臉色很難看,是不是生病了?」

 

 

那個總能讓我心情平靜下來的溫柔聲音,是二年級的製作人學姊。

 

 

學姊的人脈很廣,人很溫柔,是個很厲害的製作人,帶著Trickstars的成員打敗了夢之咲的強豪組合Fine。

 

 

跟守澤學長完全不一樣,學姊也很強,可是卻是個溫柔又嬌小的女孩子,可是卻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可以制伏好那個麻煩的學長。

 

 

「只是覺得快喘不過氣,好鬱悶,返禮祭也要來了,更鬱悶了。」

 

 

「打起精神!跟我一起大喊打招呼的話語!」學姊的手很小,可是卻相當的有力氣,拍在我肩膀上的時候都能感覺她力道很大,跟某個人非常相像。

 

 

跟某個人非常相像啊…

 

 

「中、中午好!」

 

 

「很好!比一開始進來認識你的時候更加熱情了,繼續保持下去喔!」

 

 

苦悶的感覺又來了,在學姊的身上看到了守澤學長的身影,兩人已經越來越相像了,對他們的相像,與其說是害怕,不如說是比害怕更加害怕吧,明明在意著學姊,卻又無法更加靠近她,一次又一次地看著她從我面前跑過,跑到了守澤學長面前。

 

 

學姊從我面前跑過去的背影,美的就像是電影畫面的慢動作播放一樣,明明很靠近,卻遙遠的像北極星一樣。

 

 

「如果,學姊可以穿著玩偶服來給我打氣就夠了。」

 

 

「可以的,可是,穿著玩偶服可是很熱的喔,但是沒關係,如果這樣能使翠君有幹勁的話我很樂意的。」

 

 

要學姊穿著玩偶服給我打氣已經成為我靠近學姊並且向學姊撒嬌的藉口了。

 

 

 

 

大概是我的錯覺吧,午後的陽光看起來憂鬱的不像話,就連橘紅的天空也是,我只想快點回家,好好休息就夠了,不管是守澤學長或是學姊都不想看到,其他人也是,也不想跟任何誰講話,因為那實在太困擾了,有一瞬間我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站在什麼立場上。

 

 

明天的我,又該如何面對那兩人?

 

 

「翠啊,這幾天店裡會比較忙,菜也會來的比較多,到時候早上你可能要早一點爬起來幫忙了。」

 

 

父親這麼對我說過,我腦海中想起了過去經過房間門口,看到了哥哥抱著書縮在房間某一角痛哭的背影,還有想到守澤前輩哭泣的背影,也想起了學姊過去抱住了守澤前輩的背影,說著「很寂寞」這樣的話語,而守澤前輩也擁住了學姊的畫面,。

 

 

「會的。」我點點頭,然後快步走向房間,包包扔向一旁,自暴自棄的把自己給扔向床上,倒在床單,把臉埋在枕頭。

 

 

我該怎麼辦才好,誰來告訴我該怎麼辦才好,我又該向誰求助?實在好無能為力,又開始陷入自我厭惡中,在心裡開始責怪自己和所有人,開始認為守澤學長是個笨蛋,也不想再看到學姊的笑容,更不想看到明天的他們又會是怎麼樣。

 

 

該來的還是得來,躲也躲不掉。

 

 

好想停止對學姊那份過分的在意,快停止下來,要是能夠停止下來就好了,也不想再看到任何一個誰來對我說加油,都夠了,讓我一個人在這裡就好。

 

 

「翠君,這次的返禮祭是流星隊一年級的主場,是給大家一次成長的證明,無論如何,我都很希望你能來參加。」

 

 

我在期待什麼?學姊已經跟守澤學長在一起不是嗎?為什麼要用著如此期待的眼神詢問我?

 

 

「不會參加,因為蔬菜店還有事情要忙,我打算在家裡幫忙,真的非常抱歉。」我向學姊彎腰鞠躬,她只有用著錯愕的眼神看著我,但是期待並沒有因此而消失掉。

 

 

「翠君,不要把大家的好意都浪費了,守澤前輩一直都在努力著,就是為了看到你的成長,返禮祭過了,就再也看不到了。」

 

 

「什麼都是為了守澤前輩,不要再來理我了,我只會覺得壓力很大,學姊妳為什麼那麼堅持?」

 

 

「那麼,翠君你又是為了什麼理由繼續待在這裡?」

 

 

我被學姊反問了句。

 

 

如果是說為了什麼而堅持,要說看到穿著玩偶服的學姐也有點太牽強了,要說聽著學姊的加油打氣才有幹勁又太膚淺了,明明理由只有唯一的那一個。

 

 

「喜歡。」我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突然朝學姊走近,一下子拉近自己和她之間的距離。

 

 

「原來啊,早知道這樣就早點說,明明很喜歡怎麼還會不想繼續待在這裡和大家一起努力呢,流星隊要五個人到齊才是完整的流星隊。」

 

 

學姊似乎還不明白,我伸出雙手,把她的肩膀給抓住,距離跟她拉得非常近。

 

 

「才不是這樣子!不是喜歡大家,而是因為非常喜歡學姊啊,非常非常喜歡,喜歡不想去在意都不行啊!因為學姊的鼓勵,因為學姊的笑容,因為很多很多…!」我對她喊著。

 

 

喊出來的下一秒我就後悔了,看到了學姊震驚和不解的臉龐,我放開了她的肩膀,往後退開了好幾步,感覺自己的臉上像是滾了開水一樣的發燙,,好後悔自己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

 

 

「翠君,你可以為自己努力的…」學姊的語氣好冷靜,可是為什麼我卻特別的激動?

 

 

「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剛才的話就當作是開玩笑,快點忘記吧!當成是小孩子的無理取鬧就好。」我打斷她的話,感到丟人,也感覺自己可能會被學姊討厭。

 

 

我跑走了,在學姊的面前落荒而逃了,在走廊上奔跑著,不在意自己碰到了學生會的副會長,就只是想找個地方躲起來,不想被任何人找到,不希望再被誰找到,好難為情,好丟臉,明明知道說出來也沒有用!

 

 

 

 

TBC


【千杏】塗鴉

一點小塗鴉,還有條漫,笨蛋情侶既視感的千杏